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内容

“印度TikTok”集体溃败:融不到钱,养不起网红

34资源网2023年04月24日 15:37136

封禁TikTok的红利,已被印度短视频平台吃光,败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象出海(ID:zxchuhai),作者:唐诗 ,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印度的短视频平台正在与网红们解约,广告商们也在削减预算,最困难的时刻显然还未降临。而他们,一度因为印度政府封禁TikTok和Kwai(快手海外版),本土短视频被国际资本疯狂追逐。

一位来自印度西部拉贾斯坦邦的27岁网红,曾将内容创作者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而自2022年11月,与印度短视频应用Moj解约后,他的收入下降了45%。

20多岁的时候,这位内容创作者就开始在TikTok上当网红。几经思索,他决定将网红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虽然制作短视频不见得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但优点在于,可以留在家乡灵活就业。

2020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禁止TikTok。看到抖音和快手在中国的成绩,以及TikTok和Kwai留下的空白,精明的印度创业者闻到了血的味道。Moj、Josh、MX Takatak等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快速涌现。

在TikTok粉丝们的帮助下,这位内容创作者与Moj签订了合同。Moj为Mohalla Tech Pvt.Ltd所有,同时经营着社交平台ShareChat。

2022年,凭借与Moj的合约,这位内容创作者每月可以赚到610美元(根据印度劳动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3年1月,印度平均月工资为33142卢比,约合400美元)。在Moj上,他有100万粉丝,每月的工作就是在Moj上发布30个视频。为了帮助Moj吸引更多的用户,他还需要每月在Instagram上发布10个视频。在Instagram上,他有9万名粉丝。此外,他还经常被选中参加品牌宣传活动,每个宣传视频可赚60美元。

但与Moj解约后,往日不再重现。这位网红目前没有与任何头部的短视频平台签约,而这也正是大部分印度内容创作者所面临的现状。

资本断供,再加上印度贫瘠的广告变现土壤,享受过封禁中国应用“红利”的印度短视频平台,正从风口极速坠地。

困境

印度至少有8000万名内容创作者。据风投公司Kalaari Capital的一份报告显示,只有15万人靠当网红谋生,大部分人每月收入约为200-2500美元。

很快,裁员潮涌现。截至2022年12月, Josh母公司Verse Innovation裁掉了5%的员工,约150个职位;Moj的母公司Mohalla Tech解雇了约500名员工,占员工总数的20%。

据网红和前员工们透露,与Moj和Josh短视频平台解约的创作者们,此后收入下降了一半。为此,一些内容创作者转战Instagram和Youtube,以期弥补收入,还有一些内容创作者转行从事其他行业。

Moj的一位发言人否认了创作者收入下降的说法,称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一些创作者的收入实际上提高了。Josh的联合创始人Umang Bedi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自2022年起,Josh平台实现内容货币化,创作者们的收入有所增加。

但印度短视频应用却出现广告收入放缓的状况。广告是短视频应用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广告商们正在削减预算,并重返谷歌、Meta等经久不衰的流量投放渠道。

由于印度短视频受众主要源自印度二线及以下的城市市民,这些平台采取何种形式度过低迷期,不仅事关印度内容创作者们的命运,也对印度线上广告的走势产生重要影响。

暗流涌动

一位Josh前员工说,2022年9月, Josh与大量创作者解约,并要求创作者们直接与品牌打交道。

Bedi表示,鉴于Josh发展的“成熟度”,固定的合约很多余,Josh正转向一个 "基于效率的模式"。

”我们的货币化计划奖励那些接触Josh用户的创作者,让所有的创作者根据内容质量赚钱。这才是真正做到以更公平的方式,奖励优秀的创作人才,“Bedi说。

此举激怒了创作者们,很多人跳槽到其他短视频平台,如Moj、Tech4Billion Media Pvt. Ltd旗下的Chingari等。但在两个月后,Moj效仿Josh,也建立了基于视频浏览量的周支付模式。

Moj发言人否认解约会引发创作者的不满,或会对平台造成影响,他表示“平台上活跃的创作者人数正在持续增加”。但该发言人没有列出具体的数字。

这与2021年的创作者市场完全不同。2021年,印度短视频应用为争夺顶级网红,大打竞价战,签订独家合约。这些短视频应用通常由TikTok印度公司的前员工创建,获得了大量的风投资金。除此之外,所有创作者都可以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免费发布创作内容,这两个平台是印度最重要的获客渠道,也是创作者利润丰厚的广告收入来源。

这些短视频应用根据内容流派、原创性和粉丝数量对创作者进行分类。同时,基于这些指标,以及创作者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粉丝数量,来制定合约标准。据一位Moj前员工透露,“那些主要制作原创内容的创作者,会被纳入特别项目,比如Moj Spotlight。通过这些项目,创作者可以获得更多的认可,从而与更多的品牌合作,但最重要的指标还是粉丝数量。”

这种分类模式存在两个好处。第一,可以根据广告活动的需要,选择相应的创造者。第二,根据长期的合约和个别的广告活动,确认需要对创作者支付的金额。

Moj平台上,粉丝量达数百万的顶级网红,每月可赚1220美元。粉丝量达1万-50万的小型创作者每月可赚120-370美元。

据Josh的前高管表示,创作者与Josh签约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Josh在2022年中期才开始将平台货币化,比Moj晚一年多。

Josh前雇员说:“与Josh解约的网红大多是微小型创作者,我估计有一半小型创作者与平台解约了。”许多愤怒的创作者降低了视频发布频率,有些甚至彻底离开了Josh平台。

Bedi表示,“与平台解约意味着一些网红落选了,这为真正的人才铺路。通过Creator Pro方案(Josh的货币化方案),我们相信Josh的创作者们会进一步货币化,最终达到10万名创作者的目标。”

许多创作者正在减少对印度短视频应用的依赖。一位制作健身和美容视频的孟买创作者,如今正从事表演和模特工作,他在Moj上有一百万粉丝。

另一位制作搞笑视频的创作者,如今已经转战Instagram、Facebook和Youtube。他的收入实现了增长,因为他已经能够在Instagram上与品牌合作,一个视频的收入高达122美元,而在Moj上,一个视频的收入仅为50美元。

Instagram拥有更强大的创作者基础,且该平台主要面向品味独特的城市富裕人群,广告商专注高净值人群,为受众量身打造内容。而来自印度短视频平台的创作者们,他们往往专注于为印度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受众定制内容。因此,在Instagram上,印度创作者很难转型成功。

一位创作者表示,“钱没了还可以再赚。最痛苦的打击是,家人们开始质疑我将内容创作作为一个全职工作是否稳定。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说服他们。”

广告衰减

据前员工们透露,Moj和Josh与网红们解约,是为了控制成本。2022年3月-2023年3月,Josh的母公司Verse Innovation亏损3.12亿美元,Moj的母公司Mohalla Tech亏损3.64亿美元。

而与此同时,另一场风暴正席卷而来。

广告是短视频平台最主要的盈利方式。但据前员工和网红们表示,广告商们仅将印度短视频平台看作提高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的工具。

“转化成网站访问量或购买量不是最主要的指标。”一位Moj前高管表示。

鉴于印度创作者们在二线城市的受欢迎程度,因而他们主要吸引的是一些快消品牌,如百事可乐等。据前员工和网红营销高管们透露,付费的广告商们主要包括真金游戏公司,如Dream11、Mobile Premier League;金融科技公司,比如PhonePe;电商公司,如Flipkart、Amazon等。

大量本地小品牌也伸出了广告之手。据一位网红营销高管透露,“对肥皂品牌Mysore Sandalwood来说,在短视频应用上投资一些卡纳达语(印度官方语言之一)网红非常有意义。”

短视频平台的广告经

在印度短视频平台上,一场全国性活动可花掉2.4万-9.8万美元,而规模较小的区域性广告费可低至6000美元。

据Moj前员工透露,“在2022年年底,Moj上,一个话题活动价格约6万美元。”

但Moj拒绝确认广告活动的费用范围,“Moj提供各种定制的广告和受众解决方案......广告活动的规模取决于广告商的预期目标、活动期限等。”

广告商的主要目标是提升浏览量和用户对活动的有效认知。据Moj前高管透露,2022年上半年,Moj的单位展示成本(CPV)约为0.001美元。“但我们与广告商商谈时,发现他们并没有谈及CPV,而是将重点放在目标人群定位和网红的组合上。”

在过去的一年里,广告商开始缩减开支,短视频平台在其投放的优先级列表中下滑。据一位网红营销高管透露,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广告商更加关注广告投放的转化渠道。“他们争取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能够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率,并开始专注谷歌、Youtube和Instagram等经久不衰的大平台。”

据Moj前员工透露,自2022年开始,Moj的广告商数量可能已经下降了20%,同期的CPV大约减少了一半。

但Moj发言人称这种说法“完全错误”。发言人表示,“2022年Moj增加了200多个广告商”,并有一个“健康”的客户留存率。发言人解释道,CPV下降是由于人群覆盖面进一步扩大,目标人群定位进一步优化导致的。

网红们正越赚越少

网红们正被迫接受现实。“我们知道,短视频平台通过合约付款的方式不会持续太久。但我们没有预料到,这一改变来得如此之快”, Ali说道,Ali在Moj上拥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

更糟糕的是,Moj正以“mint”的形式向创作者支付报酬,“mint”是Moj平台上流通的虚拟货币。一个“mint”约0.006美元,一周能赚多少“mint”取决于视频的影响力。

但创作者们表示,Moj没有明确表明“mint”的转化规则。经常会出现的情况是,一个传播力很强的视频却只获得少量“mint”。一位来自印度Rajasthan的创作者表示,他有一些数十万浏览量的视频,却只能获得2000个“mint”。

Moj的发言人表示,视频的关注与点赞越多,广告的收入就越多。因此,视频的浏览量越高,创作者获得的“mint”数量越多,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数据证明。

与此同时,Josh已经停止向大部分中、小型创作者直接付款。“我从广告商那里拿到报酬,发票上写是广告商的名字,而不是Verse的名字。”一位在Josh上拥有超过一百万粉丝的创作者说道。她早年与Josh签订了一份独家合约,每月可以赚122美元,但现在,她从Josh上的收入折半。

根据行业高管们的说法,广告商也需承担一部分责任。据一位Moj前高管表示,“通常情况下,营销人员不是短视频平台的原生用户。他们只体验了一两天,就要决定如何分配广告资金。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期望得到什么回报。”

“我认为问题出在产业链上,高管们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谷歌和Facebook的数字广告可以带来什么。但高管们本身其实并不了解这些平台,只能通过营销部门决定分配”,一位Josh前高管说道。

此外,经济下滑加剧了印度二线及以下城市用户的货币化难度。

据Moj前员工称,Moj在2022年裁减了一个直播电商项目。“货币化的困难贯穿了一切,当用户的可支配收入较低时,既无法吸引广告商,也不能说服用户购物”。

创作者们也进行了反思。很多印度短视频创作者都希望能够转战Youtube、Instagram等大平台,因为报酬更高,认可度也更高。也有很多创作者正在为建立固定的粉丝群体和品牌合作而努力。

对于印度的短视频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们来说,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内容创作者行业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放缓,未来可能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希望最终的结果将是一个更加合理的生态系统,”一位网红营销主管说道。

与此同时,创作者们正在与时间赛跑。一位来自Rajasthan的创作者说道,“创作者以打赏,而非平台现金补助的方式获得报酬的模式正大量涌现。”他认为这是时代变化的标志。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看完文章,还可以用支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领取一个支付宝红包,目前可领1-88元不等

支付宝红包二维码

除了扫码可以领取之外,大家还可以(复制 720087999 打开✔支付宝✔去搜索, h`o`n.g.包哪里来,动动手指就能领)。

看下图所示是好多参与这次活动领取红包的朋友:

支付宝红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34楼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34l.com/post/33579.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什么样的人是最牛逼的?在我眼中有那么几种人
什么样的人是最牛逼的?在我眼中有那么几种人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个或者几个感觉特牛逼的人存在,他可能是你的老师,也可能是你的同学,或者是和你素不相识的人,在一刹那间,你会觉得他很牛逼,你特别崇拜他。我相信,谁都有这样的经历吧。在大家的眼中,我不知道你觉得谁是最牛逼的人,这里,我只想跟...

好太太抽油烟机推荐,目前行业领先产品
好太太抽油烟机推荐,目前行业领先产品

好太太抽油烟机是目前行业当中比较领先的一个品牌,这个牌子的油烟机一直采用的是国际的先进生产技术,而且技术都是达到国际的标准了。另外好太太油烟机还有不同的研发中心。当收集完消费者的意见以后,好太太油烟机的研发中心就开始进行研发,生产出合乎消费...

微信公众号阅读量暴跌,是凉了吗?还是另有乾坤
微信公众号阅读量暴跌,是凉了吗?还是另有乾坤

这两年,不少媒体同行/KOL都陆续唱衰公众号,说公众号凉凉了,没人看了。用「已死」「危机」「没有未来」形容,而短视频才是最火爆的。这种情况在订阅号改版成信息流推荐后,情况更盛。在过去,经常会出现1000W+阅读的爆款文章,而现在一两个月才可...

​分享5句用薪尽火灭成语造句
​分享5句用薪尽火灭成语造句

1、入涅盘又称入灭、薪尽火灭(薪喻佛身或机缘,火喻智慧或佛身)。2、否则,咱师徒情分从此刻开始薪尽火灭。3、铲除这些非正常因素,降温楼市才能“薪尽火灭”。4、薪尽火灭:咱们的观点既是云云不同,那麼从今以后你别再来见我,从这个时候起薪尽火灭好...

koko卡卡拖地机器人家用全自动擦地机推荐
koko卡卡拖地机器人家用全自动擦地机推荐

koko卡卡智能拖地机是东莞市宝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隶属于香港概念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其主要研发机器人吸尘器等高科技领域家居产品,想知道卡卡智能拖地机好用吗,看看下面是网友使用koko卡卡智能拖地机的相关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1、...

融资丨「PPIO边缘云」完成亿元A1轮融资,刷新边缘云领域融资记录
融资丨「PPIO边缘云」完成亿元A1轮融资,刷新边缘云领域融资记录

创业邦获悉,近日,边缘云公司PPIO宣布完成过亿元A1轮融资,由创世伙伴、张江科投、磐霖资本等多家机构联合投资,Pre-A轮投资方蓝驰创投、沸点资本及华业天成继续追加投资,光源资本担任融资财务顾问。这是公司半年内再次获投资人支持,公司A2...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