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内容

XR凉了?但还是有人拿到了2亿融资

34资源网2023年03月08日 15:46100

元宇宙不火了,对XR行业的影响如何?

来源丨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洪雨晗

编辑丨昝立永

题图丨摄图网

ChatGPT最近有多火热,XR行业就有多“冷静”。

在ChatGPT创业领域,前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自带5000万美元连夜进场,王小川、周伯文等业界大牛紧跟而上,而XR领域这边,国内市占率第一的Pico却传出VR头显目标销量砍半的消息,从去年的100万台目标数量,砍至50万台左右。

一年前,XR还是元宇宙风口上的热门硬件,作为元宇宙的入口和下一代计算平台备受追捧,转眼间,聚光灯下的身影已变成了ChatGPT为代表的通用人工智能。这不禁让外界疑惑,XR行业到底怎么了?

危险不断

很少有创业者像翁志彬一样,常常或被动或主动的让自己陷入到一种危险境地。

逆着风头创业,抛弃模仿Oculus的路线选择研发极致体验的VR产品;追求产品极限,在飞往美国CES展的最后一刻将从实验室调试好的4KVR原型机运上飞机;更疯狂的是,4K机型量产不久,VR还处于上一轮的低谷期中,翁志彬又接着宣布全球众筹生产首个8K的VR产品,并一举打破了Oculus保持的243.7万美元纪录,成为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最高金额VR众筹项目”。

就在最近这几个月,XR行业负面消息不断,“腾讯XR团队全线解散、PICO大裁员”“元宇宙已死,XR行业要凉”等消息铺天盖地,翁志彬的“危险”时刻又来了。

2015年翁志彬的老上司周宏伟从歌尔离职回北京创业,随后PICO诞生,产品对标Oculus ,一时风光无限。同年,同样怀揣VR梦想离开歌尔的翁志彬,回到上海创办Pimax,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路,追求极致产品体验,目标是研发出分辨率达到4K的VR产品,而当时市面上最好的产品是Oculus Rift DK2,显示器分辨率为1920*1080,也就是仅为1K。

“想要达到较高的分辨率,当时就只能用LCD液晶来显示,但是液晶显示本身的延迟就有二十几毫秒,如果整个端到端的延迟到了20毫秒以上,那么眩晕又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对于当时市面上大多数做VR头显的工程师来说,高分辨率加低MTP(Motion-to-Photons)延迟这件事就难以解决,必须要放弃一头。”一名VR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创业邦。

“如果用户看都看不清楚,还谈什么VR?对我来说做出极致体验的产品就是我的第一性,”翁志彬对创业邦说道,“VR早期最大的问题就是颗粒感强,即PPD不高,1K的屏幕在电脑和手机上清晰度不错,但是放到VR上,看起来就像是马赛克。”

2015年11月,小派科技成立,仅仅六个月后,小派的第一款双眼4K分辨率产品走出了实验室,翁志彬及其创业团队在兴奋的同时不得不面临系列难题。“分辨率高了普通电脑带不动,然后现有的内容也兼容不了,产品体积也变得更大了,但你如果服从第一性原理的话,这些是一定要做的。”

好在小派的产品颇受全球极客们的欢迎,翁志彬产品定义的思路能在极限中继续向前。在2016年CES展会上,小派展台的隔壁正好是Oculus的展台,翁志彬回忆:“他们的展台很大,好多用户在体验完他们的产品后,刚好走到我们这边又体验,然后会被震惊。‘这个东西很好!从没有体验过这么清晰的头显!’当时就有投资人当场要约我们聊。”

4K虽然解决了部分分辨率的问题,但VR的沉浸式体验仍然不够,这就需要产品的视野必须要更大,就像在电影院中观影,越大的屏幕及视角,观众的沉浸感才会更强。2016年10月,Oculus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曾表示:“五年后的VR,视野一定能超过150度,分辨率一定能超过4K。”

英雄所见略同,其实在第一代4K产品发布之后,翁志彬已经着手在攻克第二代产品的核心技术,方向也是大视野高分辨率,Michael Abrash的话让翁志彬更加坚信这个方向是对的。数月之后,分辨率8K,视场角200度的原型机从小派的上海实验室中诞生。

翁志彬对创业邦表示:“小派当年在定位技术、体验感、供应链成本等方面肯定是赶不上Oculus,但我们就抓住最核心的痛点在清晰度和视野上死磕,在这个痛点上解决的最彻底,并实现产品的量产,这样就有了知识产权,为之后的竞争提供了护城河。”

Pimax产品图

可好景不长,2016年正是上一轮VR泡沫破灭的开始,一大批VR领域的初创企业死掉了。

虽然小派分别在2016年、2017年获得了Pre-A轮和A轮的数千万融资,但此后一直到2020年6月,小派没有新的融资消息传出,翁志彬选择前往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募集量产8K头显的资金,原计划募集20万美元,而实际的募资却超过了420万美元,这笔资金支撑小派完成了新一轮的产品量产和研发,渡过了彼时的VR寒冬期。

随着2019年5月Oculus Quest产品的问世,VR由极客走向大众,Oculus Quest 2更是在2021年销量突破千万,Roblox的上市以及Meta“元宇宙(Metaverse)”概念的推广,字节跳动巨资收购PICO,XR行业再次成为科技圈中炙手可热的赛道。

据创业邦研究中心发布的《2022年XR产业投资报告》显示,2021年随着AR逐渐进入消费级市场、初创企业在各垂类领域中的应用逐步落地,市场开始回暖。2021年和2022年投资事件分别为160起和113起,以A轮及A轮以前的早期融资为主。小派在2020到2022年间也完成了两轮融资,推出了全球首款12K PCVR头显以及8K VR一体机。

但整个XR行业并没有在“元宇宙”概念火热以及Oculus Quest 2销量破千万时一飞冲天。

2月中旬,《创业邦》独家专访了翁志彬,他对近期大厂撤退元宇宙、XR行业的唱衰声、ChatGPT对行业的冲击,以及小派再一次逆势完成了C1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等事件进行了回应。

《创业邦》与翁志彬的对话

创业邦:你创业时谁都不知道VR会以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来呈现,什么原因导致你和周宏伟选择了不同的VR路线?

翁志彬:每个品牌和产品都有自己独特的定位,首先,Pico产品路线也是优秀的,符合他们的战略定位。但小派产品更多地融入了创始人的基因,因为我是个一个玩家,一个极客,同时又比较爱科幻,我会更喜欢做能带来极致体验的产品,这种原动力类似马斯克讲的第一性原理,对我来说做出极致体验的产品就是我的第一性,而不是去追求性价比。

VR早期最大的问题就是颗粒感强,即PPD不高,1K的屏幕在电脑和手机上清晰度不错,但是放到VR上,看起来就像是马赛克,这样的产品我自己都没法接受,更不会拿给用户。

创业邦:所以小派当时就是瞄准那一小撮极客群体?

翁志彬:其实一开始创业也没想那么多,没有想哪个产品要对准哪个用户画像。当年做的时候我觉得产品做出来,我自己得喜欢,我才能说服我的客户,那我也不知道多少个客户在这里,更多的是想把产品做到极致。也因此我们的用户很挑剔,对技术、对产品、对体验的要求很高。这些高要求也倒逼我们不停的在创新,而且我本身也是这样的用户,所以我也不停的在提产品需求,这样子就能达到共鸣。

创业邦:现在走性价比的机型,在补贴取消后销量开始锐减,高端机型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是否走高端创新的VR产品更有潜力?

翁志彬:高端其实也是相对的,用户不在乎高端低端,只在乎体验。另外所谓高端,其实本质上是相对的,在这个时间点,它代表一种先进性。比如说我们当年出4K的时候你可以认为是高端,但是4K经过这几年发展慢慢变成主流了。科技品牌不像奢侈品会有些附加值,科技品牌高端的前提是你的技术必须具备先进性。

创业邦:国外有微软、META的XR业务和人员的大裁撤,国内同样是PICO裁员、腾讯关闭XR部门,你怎么看待目前头部厂商的这些动作?XR领域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态势?

翁志彬:这在行业方面肯定是正常的。我们这个行业发展是螺旋型上升的,不是像火箭那样直线的。就是我硬件先解决这些问题,产品体验进一步提升,价格同时往下降一点,体验上升一个数量级。那从19年1000万多台那下一个数量是1亿台。它一定有个周期,从1000万台到1亿台,没有这么简单,它一定是有个三年、四年左右的周期,但是大趋势是改变不了的。在瓶颈期的时候就容易出现误判,像规模扩的太大或者招的人太多,现在行业在休整期,它们可能就在处理这些问题。

创业邦:元宇宙不火了,对XR行业的影响如何?

翁志彬:主要还是投入产出比还不太高,但是META在整个市场的地位和影响力仍然是头部,所以结果是很好的,只是他花的成本太高了,导致华尔街对他有一些批评,但这些批评并不是因为他做的这个产品,元宇宙是未来这一点是没问题的。

创业邦:相比于VR这两年AR赛道似乎更热一些,包括罗永浩去年也进来了,目前AR领域的创业机会比VR要大吗?

翁志彬:AR应用场景更多是在户外,VR在室内。户外它要解决很多技术难点,目前短时间是解决不了的,比如说小型化和功耗问题,目前AR处于相对早期的情况,还没开始洗牌,也没有形成格局。但是VR在这么多年洗牌下来,沉淀下来的公司已经不多了,格局在慢慢形成,新进来的VR公司已经很难再有机会了。

创业邦:整个XR行业受各种新概念、新技术的影响特别大,比如从元宇宙,然后到现在的ChatGPT,之前PICO传出来会使用类似于ChatGPT这样的生成式AI技术,虽然PICO后来否认了。但如果从技术角度上来看,这个是可以实现且必要的吗?

翁志彬:首先XR是个计算机平台,所以无论是元宇宙、AIGC还是未来的其他新技术,它们最终还是会需要一个计算机平台去承接。比如说未来眼镜中会生成一个数字人,它就是你的多重社会,你遇到的一切问题都可以问它,它甚至可以通过你的眼球、声音、脑电波为你做很多事情,而这些新技术、新的应用场景都是基于你的硬件载体。

创业邦:谈到 XR 行业,现在很多人的看法是说最后等苹果来定义?苹果在XR行业会再次展现其手机行业的统治力吗?苹果进入后国有品牌的机会还有吗?

翁志彬:首先,因为手机行业销量开始连续下降,包括苹果自己也遇到很多问题。以前苹果很少打这么大的折扣,因为他现在库存压力很大,所以他不得不看新的下一代计算机平台,但问题是下一代计算机平台本身是替代手机的。很多公司在战略层面是很难自己把自己干掉的,因为你会被目前的利益所束缚。所以这就很考验决策者,如果说乔布斯在,我觉得他可以搞定这个事情。

苹果厉害的人很多,但他们可能还在手机上面,我不知道有谁有这么大决心,可以把他们拉到XR这来做最先进的事,而且是长期投入,可能今年投下去、明年投下去都不见成果,需要很长时间,只有乔布斯敢这么做。现在的苹果也会去做这个事情,我相信应该可以做得不错,但是一定不会有当年iPhone出来时那么大的震撼。

第二,苹果进入XR领域做产品,对行业一定是利好的,因为它代表未来的一个方向。比如说META做到目前这个程度已经非常好了,小派的体量没有能力把整个行业推动起来,META每年猛砸这么多钱,是真正想把行业培养起来,所以我们非常尊重META,没有META的推动,这个行业可能发展周期更长,苹果进来的话也是这样,它一定是能把这个行业再次带动起来的。而且现阶段小派和META、苹果不是直接的竞争关系,现在蛋糕做得越大,小派能在其中分享的行业红利是越多的。

最后从竞争上来说,国内品牌供应链上是更强的,苹果和META的产品都离不开中国的生产和零部件企业,就像特斯拉一样,特斯拉在中国把新能源行业做起来了,虽然特斯拉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但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在未来一定是市场份额逐渐加大的,特斯拉的市场份额会慢慢往下降,那早期它一定是这个推动者的角色。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这么厉害,市场份额也就十几个点,消费电子的硬件领域在下半场是允许五到十家品牌在全球范围内充分竞争的。

创业邦:小派为何此次能逆势融资?投资人看中的是什么?

翁志彬:第一个我们是从2015年一直生存并发展起来的。很多VR公司都在这个过程中死掉了,小派一直平稳发展就是因为底层创新能力是我们的基因。只有对行业有足够的认知,才能持续做创新。投资者很认可的是:从第一代产品、第二代产品、第三代产品,每代产品我们都在持续创新。

VR是个长跑行业,不是说你今天你冲到第一名比赛就结束了,你得持续不停的领先,你一下爆发的太狠跑到一半没力气了也不行。小派做到的是从2015年开始,持续在冲刺,一直在创新。

第二点是目前真正能硬件出海的企业很少,而小派正在做全球市场。这也是很多投资人看中的一点,因为最终区域市场的价值跟全球市场的价值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第三点,能够认可我们或者我们选择的投资方也都是秉承着长期价值的理念。如果是我投完你之后发现,下个月一篇报道说裁员了,就心里犯嘀咕,说明投资人不是真正看好这个行业,不是对这个行业真正有理解力,如果你的判断力是大众都能感知到的,那说明你不是优秀的投资方。

看完文章,还可以用支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领取一个支付宝红包,目前可领1-88元不等

支付宝红包二维码

除了扫码可以领取之外,大家还可以(复制 720087999 打开✔支付宝✔去搜索, h`o`n.g.包哪里来,动动手指就能领)。

看下图所示是好多参与这次活动领取红包的朋友:

支付宝红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34楼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34l.com/post/3102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抖音黄v认证有什么好处(抖音流量高的是蓝v和黄v)
抖音黄v认证有什么好处(抖音流量高的是蓝v和黄v)

我将要在这里告诉你们关于抖音号橱窗蓝v抖音小店所有的知识,认真看完。我们一个抖音号需要一个手机卡,那么一个人可以去移动、联通、电信各办五张,一共是15张手机卡,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拥有15个抖音号;那么一个人一张身份证只可以实名一个抖音号,实...

逍遥手机模拟器怎么用(逍遥安卓模拟器详细使用教程)
逍遥手机模拟器怎么用(逍遥安卓模拟器详细使用教程)

真正的5V5公平竞技对战,传承端游纯正体验。人气英雄,经典还原;公平竞技,实力至上;峡谷传说,掌心再现。策略、战术、意识、配合,在移动端重现峡谷战场乐趣。 为了庆祝大家期待已久的中国区开服,官方也带来了五大福利活动,用户可免费参与,并获...

背光键盘怎么开灯(有背光和无背光的区别)
背光键盘怎么开灯(有背光和无背光的区别)

机械键盘轴体一直是以樱桃(Cherry)最受大众欢迎,但近几年国产轴体的快速发展,让很多玩家开始享受到更“廉价”的产品。作为国内外设领军者,雷柏自产的雷柏轴已经获得众多游戏爱好者的好评。雷柏同时还有采用经典樱桃轴的产品,笔者最近收到雷柏V...

融资丨「大湾生物」完成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比邻星创投及高瓴创投共同领投
融资丨「大湾生物」完成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比邻星创投及高瓴创投共同领投

创业邦获悉,近日,大湾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湾生物)宣布完成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比邻星创投与高瓴创投共同领投,阿隆资本跟投以及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等现有投资者追加投资。本轮融资将加快大湾生物全球创新的三大人工智能平台,分别是智能化...

电竞酒店,是“躺赢”的好生意吗?
电竞酒店,是“躺赢”的好生意吗?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进击波财经(ID:jinbubo),作者:进击波大商业组,编辑:mark,总编:沈帅波,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电竞酒店,网吧的终场? “开黑,搞起!” 国庆期间,我和两位同行的朋友,在成都的春熙路商圈,体验了...

中小企业困在账期里,年关再掀清欠之战
中小企业困在账期里,年关再掀清欠之战

编者按:本文转自经济观察报,作者高若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中秋节当天,还在家陪孩子的杨劲松,突然接到事业部经理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有些紧张,说他们的大客户新力地产,股价“跌了5毛”。 杨劲松起初没当回事,晚上再瞄股价时,却从头凉到脚...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