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内容

憋疯的年轻人,都去河里玩桨板了

34资源网4个月前 (06-08)谈天说地73
站长推荐》》》》》摆摊地推这两款软件,一个月3000元-3万元轻松实现《《《《《站长推荐

露营、飞盘之后,下一个风口是桨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苏琦,编辑:金玙璠,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是桨板不是浆板,字都写错的人就不要来蹭流量了。”

近期,很多桨板教练在社交平台上愤怒“开火”,起因是他们最近频频刷到“浆板夏令营”“浆板教学”“卖浆板”的帖子,点赞和评论量颇多,却连这项运动的名字都没写对,严重怀疑发帖人的专业性。

随着各路玩家的入场,SUP(Stand Up Paddle)桨板,火了。

这种起源于夏威夷的水上运动,即使是小白也能在短时间内上手。在平静的水面上,你可以选择用任何姿势摆桨划水,站姿、坐姿、跪姿甚至是趴着都行。这比冲浪、皮划艇容易很多,却和冲浪一样非常“出片”,容易引起围观,于是,社交平台上迅速刮起一阵“桨板热”。

进入夏天,在许多城市的护城河、公园内的湖面以及露营地附近,出现了越来越多桨板爱好者。装束清凉的人们踩在颜色各异的桨板上,或躺倒、或瑜伽、或钓鱼,有的情侣甚至在桨板上野餐,旁边还坐着宠物。

在桨板上远观湖光山色,近拥城市景观,疫情之后“憋坏”的人们不愿再去陆地上“人挤人”,而是开始在水面上解锁“新姿势”。

对“桨板热”更有感知的是桨板商家和俱乐部老板。一位俱乐部老板告诉开菠萝财经,自己的桨板培训班才开业不到半年,端午节期间全部约满,学员太多,教练都不够用了,正在“急求教练”。而一位桨板商家更是忙翻天,“今年两个月四到五月的销量,相当于去年一年,等快递全面恢复,销量还要再翻番”。

桨板看起来热度暴涨,但这项运动及背后的水上市场,会像滑雪和露营一样成为下一个风口吗?与国外水上俱乐部的运营成熟度和用户接受度相比,国内的水上市场还是蓝海,机会广阔,但亟需哪些配套设施的跟进?本文试图解答这些问题。


迷上桨板的年轻人,在水上看世界

随着露营、飞盘、骑行的爆火,地面上已经“卷”不动了,人们纷纷“卷”到水上,小红书上与桨板相关的笔记有3万多篇。而桨板之所以如此火,也与它的低门槛分不开,不少小白第一次入门,全凭自学。

小红书博主“Camping Tribe乐筱璐”(下称乐璐璐)是一名资深的露营和单板滑雪玩家,2020年5月在迪卡侬闲逛时,看到桨板在打折,只需要五百多元,便想着“盲买”一个回去玩玩。

购置了一套桨、板、充气筒之后,当晚她还在闲鱼同城买了两件救生衣,周末就扛着桨板出去玩了。“桨板是充气型的,可以压缩成行李箱的大小,不管到哪都比较便携和灵活。”她称。

第一次玩,她就觉得自己买对了,因为桨板很容易上手。她提前在网上看了很多基础教程,穿上救生衣,尝试了几次之后,她基本掌握了上板。

“一定要主动跳到水里去,等跳过一次水之后,你就会克服心理障碍,爬上板去也会更容易。”乐璐璐说,不要一直在板上站得笔直,膝盖不灵活反而会受伤,感觉自己可能要摔了,顺势倒下就可以了。

后来,乐璐璐基本上是一边露营一边玩桨板。有时把桨板当船用,把露营装备全部放在板上,划着桨板找适合上岸的露营地;有时把桨板当床用,把桨板固定在岸边的树上,撑开吊床蚊帐,躺在树荫下睡午觉,在虫鸣鸟叫声中睡到自然醒。

乐璐璐爱在露营地旁边玩桨板,受访者供图

小红书博主“北新桥卡戴珊”(下称卡戴珊)最早和桨板结缘是2019年,彼时一位朋友带了桨板,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跳海”玩桨板,“被迷住了”。

卡戴珊平时酷爱户外运动,马拉松、越野跑、爬山、冲浪、深潜、游泳,基本都尝试过。今年4月刚一开春,她就迫不及待约朋友划桨板,在朋友的教学下,她很快入门。

除了容易入门外,桨板与露营、飞盘、骑行一样,也很出片,这是吸引众多爱好者的原因之一。卡戴珊笑着说,不光可以自己和朋友拍,也要做好被岸边游客围观、被大家拍的准备。

卡戴珊第一次正式玩桨,受访者供图

乐璐璐喜欢用无人机俯拍,她明显感觉到,自己拍的露营图很少被盗图,但桨板的图片却被频繁盗用,“这也侧面说明桨板挺出片的”。

不过,桨板的爱好者认为,与露营、飞盘、骑行不同的是,桨板的社交性没有那么强,这是一项“向内探索”的休闲运动。

“在其他的运动中,我享受的是运动本身,或者是与朋友的合作,但玩桨板能让我更专注自然,更关注自己的身体与呼吸,使得内心更加平静与恬淡。”卡戴珊举例,因为在桨板上要掌握平衡,要时刻关注风从哪一面吹过来,要观察周围环境的动态,也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掌控节奏。

乐璐璐也有相同的感觉,她认为桨板是一项“有动有静”的运动。动的时候可以和朋友比拼速度,静的时候可以躺在甲板上,纳凉、看云、发呆。“大自然能给人治愈感,是很好的给自己充电的方式,充满电就可以回去继续拼了。”

“在水中看与在岸上看,完全不同”,对于卡戴珊来说,在桨板上,可以换个角度去感受这座城市和城市里的人。她还记得,有一次看到一对情侣一起在桨板上看夕阳,很安静,只有风轻轻吹动,水面波光粼粼,“很浪漫,感觉置身于电影之中”。

卡戴珊喜欢在桨板上看日落,受访者供图

多位爱好者都感觉到,越来越多人开始对桨板感到好奇。乐璐璐所在的西安,水域并不算多,但周围越来越多不会游泳的朋友都来咨询怎么买桨板;而卡戴珊也遇到越来越多路人的搭讪:这玩意好学吗?桨板多少钱买的?能不能教教我怎么玩?

拼玩法、拼技术,不拼价格

玩家入一个新坑,第一件事就是买装备。

一套基础的立式桨板运动装备分为:桨板(充气型和硬板型)、划桨、救生衣、充气泵、个人用品(泳装、防晒霜、手机防水袋、遮阳帽)等。而这些基本配置,都可以在网上买到。

在国内的桨板圈子里,玩家们普遍认为,入门级别,所需的装备数量不多,且比露营、滑雪设备的价格要“友好”得多。

乐璐璐观察到,她的朋友中每周去玩桨板的人还没那么多,更多人是找她体验这个项目,因此大家都会借用她的桨板,同时她也会为朋友们准备多件救生衣。

买一套基础桨板装备需要花多少钱?按照一位网友列出的清单,一套装备的总价在4000元左右,其中桨板的价格占到一半。

图源 / 小红书用户“猜火锅”

而冲浪板和桨板的品牌相对分散。过半数的板类品牌来自北美、澳洲及欧洲等地,如AZTRON、BOTE、SIC、Aqua Marina等,在多年发展中,也诞生了一些高端品牌,加拿大高端水上品牌BeauLake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充气板的价格为1950美元左右,与国内产品的价格相比高出13倍。

而国内市场,过去多为贴牌产品,且走的是性价比路线。从业十年的国家桨板教练讲师虞雷称,因为中国是桨板代工出口的大国,每年代工出口的桨板数量较大,由于许多工厂转内销,国内桨板市场竞争激烈,致使桨板价格整体下降。

一般单板的价格在800元-2000元左右。许多玩家注意到,在闲鱼等平台上,有不少商家在售卖外贸尾单桨板,价格低到千元以下。

玩家们更在意的是装备的玩法进阶,例如,在静水环境下有休闲板、旅行板、竞速板;在非静水环境下有漂流板、冲浪板等。

“没有限制、融合性强,也是桨板的一大特色。”卡戴珊称,不同的板也代表了不同的玩法,它可以跟瑜伽、路亚钓、飞盘等很多项目结合,它相当于户外活动中的一个环节,可能性和适应场景都比较多。”

乐璐璐喜欢在桨板上玩路亚钓,任由桨板飘到水域最中间,看到跟小腿一样长的鱼从桨板旁边游过,虽然钓不到那些鱼,但可以钓河蚌,也是一种野趣。

乐璐璐在桨板上钓鱼,受访者供图

弘健AAPC划桨俱乐部负责人温馨称,休闲玩家爱在静水中玩桨板,一些进阶玩家则喜欢在公开水域玩,比如去海里玩桨板冲浪,部分爱冒险者会在技术娴熟之后,尝试“白水桨板”(漂流的进阶形式),前提是有相应的救援措施。

虞雷此前也是激流和极限运动爱好者,他建议,没有进行过系统性技术学习的玩家,玩“白水”容易产生危险,千万要注意安全。

这就又涉及到桨板圈子的另一种进阶——技术的进阶

当爱好者入门后,在技术层面会各有侧重,有的注重研习花式技巧,有的追求竞速。“想要提升技术,就需要去专业的俱乐部进行进阶,最大的成本是时间和精力,需要大量练习。”温馨表示。

桨板的培训机构及俱乐部的课程,一般分单次体验型和长期训练型。以北京地区为例,体验型消费包括入场费和教练指导费,收费情况在300元/1.5小时左右;长期训练的用户,可办理会员卡,一般在2000元左右,半年内可多次使用。

桨板的火爆也吸引了一批“打卡”者。温馨认为,这个群体间接推动了这项运动的发展,让更多人关注到桨板运动。

“行业里有专业选手、职业划手,也有业余爱好者。”虞雷说,“不少运动都存在所谓的鄙视链,对新人的包容度不够强,但桨板没有所谓的鄙视链,不同的圈子都是各玩各的,专业选手玩的是竞技运动,职业划手看重的是职业赛奖金,而业余玩家的目的是休闲。

如果有鄙视链,那么,多位受访者都认为,任何一个运动,鄙视链的最顶端是安全,以及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桨板,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桨板市场真的火爆起来了吗?在多位受访者眼里,各项配套的管理措施、水上安全教育程度,仍需完善。

首先,多位桨板行业人士告诉开菠萝财经,目前国内各城市的水域开放程度以及相关政策不同,甚至处于灰色地带。比如,在一些城市的护城河以及开放式公园湖里,虽然并不会制止人群下水,但也并不意味着是支持的。

“河边的牌子一般会写‘文明亲水’,没有明文禁止,理论上都是可以下水的。以及基本每个河道都有水质的公告,达到饮用水级别的区域、水库是不允许下水的。”卡戴珊称。

城市的水质问题的确是桨板爱好者的关注点之一。卡戴珊称,在自己的笔记下方,很多人会讨论这片水域的水质情况。但她感觉到,近几年城市公共水域的水质在明显变好。“小时候经过护城河的某段,都得捂着鼻子,现在眼见水质越来越好,河边也修起了公园健身步道和景观植被,户外运动的人也多了起来。”

其次,在许多从业者眼中,桨板正成为一门新兴生意,与之相关的生意目前以训练基地和俱乐部为主,其背后有一个潜在问题,与露营和飞盘相比,投入更大、模式更重,赚钱更难。

温馨主理的弘健AAPC划桨俱乐部,背靠弘健体育文化发展(西安)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多个水上运动俱乐部。她告诉开菠萝财经,和外界看到的桨板运动的火热不同,桨板俱乐部想赚钱并不容易,大部分俱乐部目前的状态是,“还在靠热情付出”。

“水上项目的场地大、管理难,加上器材耗损、人员的专业化培训、还有配套保险费用,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除了资金,还需要配齐相关的资质证件,比如水域合法运营权,合规的配置和救援队资质,教练也要有相关的教练证。”温馨称。

“行业的爆发来得太快,持证上岗的教练数量,完全跟不上井喷的群众需求量。”虞雷告诉开菠萝财经,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教练培训班暂时没有开课。

除了上岗资质,在温馨看来,想做好一名专业教练证并不容易。“教练不光要学技能,还要学水流、天气、救援、航行安全等各方面的知识,要考虑的细节特别多。”

虽然国内的桨板运动还有不少限制,但不妨碍从业者们对这项运动的未来抱有信心。

桨板的各种属性都非常像滑雪,但水上运动的市场潜力比滑雪要大得多。虞雷称,因为桨板不局限于某个区域,江河湖海都可以;同时桨板在南方城市几乎没有季节性限制,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市场空间。

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2019年全球水上运动市场的规模约为432亿美元,到2021年将达到552亿美元。另据数据咨询公司Technavio的数据,在2021年至2025年的预测期内,全球站立式桨板市场规模预计将以近6%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达到1.08亿美元。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开菠萝财经,桨板运动有机会“冲奥”,彼时,桨板将迎来更大的爆发期。“到那时,桨板将从专业化到全民化,产业链上下游也会更完善,从业者也会更积极。”虞雷称。

温馨此前和国外很多桨板及水上俱乐部有过接触,也看到了国外的相关产业链运营得非常成熟,用户接受度和运动普及度都很高,她坚信桨板在国内还属于蓝海市场,行业将迎来爆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看完文章,还可以用支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领取一个支付宝红包,目前可领1-88元不等

支付宝红包二维码

除了扫码可以领取之外,大家还可以(复制 720087999 打开✔支付宝✔去搜索, h`o`n.g.包哪里来,动动手指就能领)。

看下图所示是好多参与这次活动领取红包的朋友:

支付宝红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34楼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34l.com/post/17164.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